主页 > W生活人 >在云端发想,在凡间执行──编辑部的矛与盾

在云端发想,在凡间执行──编辑部的矛与盾

2020-06-27 930浏览量

在云端发想,在凡间执行──编辑部的矛与盾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二十八岁那年,遇公司不淑,辗转流浪于几间杂誌社,终于来到一家出版社,期盼安定下来,短期内不再奔波。可惜事与愿违,不到三个月,我又离开了。

这家公司出版品以学童为主要诉求,国小参考书(或称自修)、儿童週刊是主力产品,此外还有阅读杂誌、科学月刊等,规模不小。编辑部不分出版品种类,全部塞在一个办公空间里,桌椅毗连,一列一列,就像很多公家机关那样。董事长房间在最前端,面向编辑部,谁晃神,谁无精打采,一目了然。他不时用鹰眼扫视,有意见则交代人事转达。

与其说军事化管理,不如说是公司工厂化。据资深员工讲,董事长是开工厂起家的,做起出版也把编辑同仁当作业员管理。

实在说,若员工循规蹈矩,兢兢业业,不聊天,不接不打私人电话,上厕所快去快回(洗手间在公共空间),出外确实登记进出时间事由,一天三次打卡别忘记,那幺规矩再多再严格,也无所谓。但人总是有尊严的,尤其臭文人,有那幺点臭脾气,被勒紧紧的,受不了,就不干了。

我到这里,第一週,就有七人离职。

某君,年轻有为,从幼狮文化跳槽过来,前途看好,正图发展,却不到几週也决意求去。导火线是电话。

这家公司的总机奉命过滤所有外线电话,问明来电单位,凡公务或家里要事才转接进来,而打出去的电话必须登记,总机按月统计呈报。我把这事写在某本书里,篇名叫〈线民〉。

这位某君说:「电话不能打,不能接,等于我的人脉被切断。」他愤愤不平说道:「打电话不是全部为了公务,很多人际往来、私人情谊,都要用电话联繫。我在办公室与世隔绝,就是自断未来。值得吗?」

不值得,某君便离开了。再不多久,我也递出辞呈。

编辑部阴盛阳衰,我是唯二的男生,董事长慰留我,问我想要调到哪单位,要编哪种刊物,随我挑。我瞬间有所心动,因为我很哈那分阅读杂誌,但该主编与我交情不坏,我不能抢人家的工作,而且问题不在单位,不在公司,是在董事长。我不愿在他底下工作。

此后我常思索自由与纪律、创意与管理的问题,相关文章都会找来阅读。何飞鹏在《自慢》系列,就有多篇是思考这类问题之后的经验分享。

何飞鹏是城邦媒体集团掌门人,创业、管理经验丰富,不免曾为创意与管理的矛盾所困,困惑于创意人能不能管理。他知道,创意人必须像个宝一样尊重、呵护,要给予足够的空间让他们徜徉,他们的工作,是「用质量计算,而不是数量」,所以不适合用生产线的管理方法,要求流程、规律、期限。

但这幺一来,工作进度怎幺办?杂誌出刊要定期,出版品也有时效,如果创意人海阔天空,该停下来处理工作进度时却还浪漫飞翔,公司营运怎幺办?

何飞鹏困顿许久,终得正果。他把创意工作分解为「形成」与「执行」两大部分。创意的形成、发想,属于云端仙界,只能培养、激发,不能管理;但创意的执行,却是凡间之事,是属于现实面的实务流程,有赖控管落实,以限期完成,降低成本。

经过这一拆解,何飞鹏对员工也採取一国两制。若是一位才华盖世的创意人,要求自由空间,不受管理,就给他们(不然留不住人);但这位创意人拥有的治外法权,只能放在组织之外,不可影响组织的控管流程。幸好,依何飞鹏的分类,「创意团队中只有极少数的一两个核心创意人,不可管理,其他人也都要绵密管理。」

何飞鹏是务实的文化人,《自慢》系列不仅写他的创业经验、管理心得,也有点回忆录的性质,出书后反应热烈,已经推进到第九集了。

《自慢》全系列!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亿鼎博最新网站是多少|分享消费经验|最新生活信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伯爵游戏安卓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老版澳门银河网址